贯休的好友茶僧齐己

时间:22-09-05作者: 茶风暴

茶与佛教渊源深厚,佛教参禅,需饮茶以助不寐。饮茶,令人头脑清醒、思维敏锐,又促进禅悟,故历代僧人多嗜茶。唐代高僧、人称“赵州古佛”的从谂大师,嗜茶成癖,唯茶是求。有僧到赵州观音寺去见他,他问:“新近曾到此间么?”僧答:“曾到。”他说:“吃茶去。”又有一僧去见他,他又用同样话问,此僧答:“不曾去。”他还是说:“吃茶去。”后来院主问他,不管曾到或不曾到,你怎么都叫他们“吃茶去”?他对院主说:“吃茶去!”在这位高僧眼中“吃茶去”,就是叫他们“吃茶悟道去”,“吃茶”便成了“悟道”的同义词,“吃茶去”便由此成为佛教界的经典故事。故中国佛教协会前会长赵朴初有诗云:“空持百年偈,不如吃茶去。”;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亦有诗句云:“赵州法语吃茶去,三字千金百世夸。”茶与佛家之缘可谓深矣!

且说乡贤禅月大师贯休有一位好友齐己,不但诗写得好,且是一位茶癖,人咸以“茶僧”称之。齐己(860~938),俗姓胡,名得生,自号衡岳沙门。谭州长沙(今湖南长沙)人,幼失怙恃,七岁为大沩同庆寺司牧,每以竹枝在牛背上写诗,寺内僧众奇之,遂邀其出家。及长先后驻锡长沙道林寺、庐山东林寺,与贯休、方干、陈陶、虚中及贯休弟子昙域等交游唱和,嗜茶成性,作诗犹勤。诗名与贯休并列,且与贯休师友相称,结为忘年之交。游历江浙时,还曾在婺州凉泉寺与贯休茶叙。后赴荆南龙兴寺挂单,被节度使高季兴任命为僧正。而贯休在入蜀之前也曾在龙兴寺驻锡多年,贯休入蜀后,齐己有诗寄贯休云:“子美行吟处,吾师复去吟。是何多胜地,销得二公心。锦水流春阔,峨嵋叠雪深。时逢蜀僧说,或道近游黔。”诗中把贯休与杜甫并称,可谓推崇备至。贯休在蜀中圆寂,他作挽诗云:“吾师诗匠者,真个碧云流。争得梁太子,重为文选楼。锦江新冢树,婺女旧山丘。欲去焚香礼,啼猿峡阻修。”怀念与仰慕之心跃然纸上。贯休逝世后,齐己来荆州(江陵)龙兴寺任僧正,保留了贯休在龙兴寺的旧居,以示纪念。在西蜀成都他圆寂之处,蜀主王建也兴建了禅月大师影堂作为长久纪念地。齐己因此作诗多首,表示了自己的缅怀之情,其中《荆州贯休大师旧房》云:“疏篁抽笋柳垂阴,旧是休公种境吟。入贡文儒来请益,出官卿相驻过寻。右军书画神传髓,康乐文章梦授心。销得青城千嶂下,白莲标塔帝恩深。”写贯休在世时入京举子入室求教,路过官员前来拜访的龙兴寺盛况,并将贯休的诗书画与王羲之和谢灵运相提并论;又有《荆门寄题禅月大师影堂》诗,云:“泽国闻师泥日后,蜀王全礼葬余灰。白莲塔向清泉锁,禅月堂临锦水开。西岳千篇传古律,南宗一句印灵台。不堪只履还西去,葱岭如今无使回。”写蜀主王建厚葬贯休,为他建立纪念馆“禅月影堂”的故事,并推崇贯休为南宗高僧、诗界领袖。齐己还是贯休弟子昙域的好友,多有诗句唱和笔墨往来。昙域,贯休大弟子,杨州人,通内外之学,书法得贯休真传,工草隶,篆文雄健,为世所重,又是《禅月集》的编定和作序者,贯休圆寂后,蜀主赐昙域号惠光大师。齐己有诗多首寄赠他,其中《寄西川惠光大师昙域》云:“禅月有名子,相知面未曾。笔精垂壁溜,诗涩滴杉冰。蜀国从栖泊,芜城几废兴。忆旧应寄梦,东北过金陵。”又有《谢酬昙域大师玉著篆书》云:“玉著真文久不兴,李斯传到李冰阳。正悲千载无来者,果见僧中有个僧。”都是夸奖昙域书法和诗文造诣的。

湖南大沩山是著名的佛教圣地和茶叶之乡,有千年古刹同庆寺和历朝贡茶沩山毛尖,人称长沙后花园。齐己幼年即为沩山同庆寺司牧,七岁入沙门,深得茶禅之妙和禅宗沩仰宗真传,圆寂后归葬大沩山。他一生品茗无数,当时的名茶几乎尝遍,如岳阳的湖茶、宁德的腊面茶、吉安的玉笥茶、吴兴的紫笋茶、越州的日铸茶、婺州的东白茶、西蜀的枪旗茶等等,不一而足。并私淑陆羽,发愿来生一定要做陆羽这样儒佛皆通的“茶圣”,弘扬中华茶道。

齐己在荆州龙兴寺任僧正时,朋友们知道他嗜茶,不时有名茶相赠。有一次朋友送来湖茶,湖茶十分名贵,产于湖南湖高山,味极甘香,其茶膏出自僧园,又称白鹤茶,为上等贡品。齐己煎饮品尝后,觉得它的质地远胜于驰名的建茶腊面香,便作《谢湖茶》诗一首致谢,诗云:“湖唯上贡,何以惠平常?还是诗心苦,堪消蜡面香。碾声通一室,烹色带残阳。若有新春者,西来信勿忘。”感谢之余,还希望送茶的朋友明年再带一些初春采制的新茶来;有一年夏季,四川的崔居士给他寄来西蜀枪旗和扇子,他舍不得独享,分次烹煎与朋友一起品尝,品尝间想起茶圣陆羽,又写了一首《谢人惠扇子及茶》的诗:“枪旗封蜀茗,圆洁制鲛绡。好客分烹煮,青蝇避动摇。陆生夸妙法,班女恨凉飙。多谢崔居士,相思寄寂寥。”;他的茶友虚中上人给他寄来江西名品玉笥茶。史载虚中是袁州宜春(今江西宜春)人,自幼出家,居峡江玉笥山二十寒暑,玉笥山是佛家三十六洞天之一,出佳茗。虚中又好炙柴火、烧豆煮茶,寄给齐己的是上等谷雨前茶。齐己得茶之后,不胜欣喜,作五律一首表示感谢,诗题为《谢中上人寄茶》,诗云:“春生谷雨前,并手摘芳烟。绿嫩虽盈笼,清和易晚天。且招邻院客,试煮落花泉。地远劳相寄,无来又隔年。”诗中甚至遥想与虚中一起采摘煎品玉笥茶的幻境,说这样就不必年年劳寄了;又作《闻道林诸友尝茶因有寄》诗,写当年在道林寺驻锡时,与僧友们一起用春泉煮火前茶的故事,诗云:“枪旗冉冉绿丛圆,谷雨初晴叫杜鹃。摘带岳华蒸晓露,碾和松粉煮春泉。高人梦惜藏岩里,白封题寄火前。应念苦吟耽睡起,不堪无过夕阳天。”此诗犹如一幅幅美丽的图画,写茶园中冉冉生长的绿芽,谷雨边不停啼叫的杜鹃鸟;写大家冒着露水上山采茶,又将制成的新茶碾成松粉似的细末,然后一起用春泉煎饮;还把最好的清明前茶珍藏起来,或用剡纸封题寄赠给远方的友人。一桩桩茶事,读来使人兴意盎然。

高寿博学的杨绛先生也是一位茶人,她曾说:诗情只为饮茶多。齐己饮茶可谓多矣,因此所作的茶诗也多。他在浙游期间,特地到天目山下的吴兴品尝了紫笋茶,写下了《尝茶》诗:“石屋晚烟生,松窗铁碾声。因来留客试,共说寄僧名。味击诗魔乱,香搜睡思轻。春风川上,忆傍绿丛行。”此诗写与同好僧侣在吴兴顾渚山下,用溪之水共烹唐代第一名茶顾渚茶的情境;这次浙游,齐己不但在吴兴品尝了顾渚茶,而且还到越州会稽山下拜访了方干,喝到了越州名品日铸茶;又上溯钱塘江到婺州与贯休相叙,在凉泉寺共饮婺州佳茗东白茶。归途又西行陆羽的家乡湖北竟陵,拜谒了茶圣的故居,并作《过陆鸿渐旧居》诗,云:“楚客西来过旧居,读碑寻传见终初。佯狂未必轻儒业,高尚何妨诵佛书。种竹岸香连菡萏,煮茶泉影落蟾蜍。如今若更生来此,知有何人赠白驴。”在陆羽故里,齐己读到了陆羽自作传记的碑刻,参观了陆羽取水烹茶的泉井,听到了当年竟陵太守赠白驴给陆羽的故事,感叹陆羽通儒诵佛、品茶写经的一生,愿来生效法陆羽,并期盼也能遇上一个礼贤下士的崔太守。

齐己一生著作颇丰,有《白莲集》传世,晚岁居江陵龙兴寺终老。他在龙兴寺检点自己一生的游历,又写下多首茶诗,其中就有至今仍脍炙人口的名篇《咏茶十二韵》,诗云:“百草让为灵,功先百草成。甘传天下口,贵占火前名。出处春无雁,收时谷有莺。封题从泽国,贡献入秦京。嗅觉精新极,尝知骨自轻。研通天柱响,摘绕蜀山明。赋客秋吟起,禅师昼卧惊。角开香满室,炉动绿凝铛。晚忆凉泉对,闲思异果平。松黄干旋泛,云母滑随倾。颇贵高人寄,尤宜别柜盛。曾寻修事法,妙尽陆先生。”这是齐己晚年精心构思的一首五言排律,开头四句就不同凡响。“百草让为灵,功先百草成”,是写茶叶采制之早;“甘传天下口”,则叙述人们对茶叶的喜爱。而由于茶叶采制得早,它就“贵占火前名”了。对茶叶的产地,作者只用了“春无雁”三个字,便形象地道出了产自衡阳回雁峰的衡山名茶;又用“谷有莺”三个字,说明春茶正在采摘中。再用“精新极”、“骨自轻”、“秋吟起”、“昼卧惊”写茶叶的功效;用“香满室”、“绿凝铛”写煎茶;“凉泉对”、“异果平”则是回忆往昔在金华山凉泉寺烹茶,采摘野果作茶食与僧友对饮的乐趣;“松黄干旋泛,云母滑随倾”则是写制茶的过程,诗句都十分优美,读来朗朗上口。诗的结尾再一次表示要以陆羽为榜样,进一步钻研茶道妙法,以便修成正果。齐己大和尚的一生,可谓尽在茶中矣!

施福山2022年春分于兰城寓所

茶风暴 备案号:滇ICP备2021006107号-64 版权所有:蓁成科技(云南)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

本网站文章仅供交流学习,不作为商用,版权归属原作者,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,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,我们将立即删除。